2019年04月04日

最新文章_网

  ·大凡是人,往往都会有个嗜好,也往往会在这嗜好上耗费很多的精力和财力。如果任其发展,人就成为嗜好的奴隶,一事无成,甚至是痛苦不堪

  也许只是巧合,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的寿命都很短,莫泊桑只活了43岁,契诃夫44岁,欧·亨利不到48岁。契诃夫死于肺结核,他生活,但那时肺结核是绝症,他自己就是医生,也没办法。欧·亨利死于肝硬化,他酗酒。莫泊桑死于梅毒,死相最难看。梅毒导致他肌力,下巴等处的皮肤松垮如赘,不能受神经支配,他总是张着嘴巴,来回晃动着脑袋。有时他会不经意间撞向墙壁,有时又摔倒在地,甚至去舔食墙壁。莫泊桑生命的最后三个月几乎是在痉挛、挣扎、呐喊中度过的,凄惨之状令人不忍目睹。何以至此?法国作家左拉在莫泊桑的葬礼上致悼词:“他文思敏捷,成就卓著,不满足于单一的写作,充分享受人生的欢乐。”这“人生的欢乐”,便是莫泊桑划船、

  游泳和追逐女人的游戏人生。莫泊桑沉湎于声色。尽管福楼拜多次叮咛:“千万不能把心交给别人,一个人活着要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和周遭,对的事情尤其要提高。那些让人迷失的事尤其要谨慎,,特别是女人。”莫泊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泛滥的。他的悲剧终于无法改变。

  大凡是人,往往都会有个嗜好,也往往会在这嗜好上耗费很多的精力和财力。如果任其发展,人就成为嗜好的奴隶,一事无成,甚至是痛苦不堪。在旧中国,“嗜好”特指抽。见面时对方问:“您有嗜好?”是问您抽鸦片不。现在没人这样问了,因为吸毒已属于“”。但我们的嗜好依然存在。我见到一些年轻人,刚参加工作时,写的文章还挺有灵气,但慢慢就平庸了,直到很臭很臭。我知道,这大多是因为他们不能自己的嗜好。见面时,他们热聊的都是淘宝、追剧、抢红包、明星、热点新闻。这些事都很有趣,但都很耗费精力,都无法给自己的内心进补,他们的退步在所难免。我深深地为之可惜,“天地生才有限”啊。

  伟大的才华往往出自伟大的自律。现代诗人当中,诗人叶芝可以说是最有音乐感也最神秘的一个,但他的诗却是逼着自己写出来的。每天上午11点,无论身体健康与否,他都要逼着自己坐到书桌前。最富灵感的诗,竟是逼出来的。丘吉尔曾经要求一位年轻作家每天9点钟走进书房对自己说,我要写四个钟头。作家问:“要是你进了书房,发现自己写不出,要是头痛,胃不舒服,怎么办?”丘吉尔说:“你得想办法克服。要是坐在那里等灵感,等到头发白了也不会来。写作也是工作,同行军一样,要是等天气好才上,军队走不了多远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