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8月31日

至此,我的红尘路,开启了

  找来隔壁着的表哥,砸了锁,进了屋,看到堂屋那架落满灰尘的纺车,以及长满蛛蛛网的屋角,母亲和我都流泪了。

  其实我们是真真切切、单单纯纯的朋友,我总是固执的对别人说你是我的小表弟,而你也承认了我这个小表姐,然而你爸不认识我爸,我妈不认识你妈,你还比我大一岁,怎么也扯不上的亲戚关系。

  

  很多事情,过程难以掌控,结局出人意料,来龙去脉耐人寻味、发人深省,经历过后才感悟,还有什么比塑造一颗坚强的心更重要的呢?坚强的心让我们远离浮躁。

  逝者已去,那些还有点血性的男儿却在为不知的错误导致39个生命(真只有39个吗?)的不归而呼号奔走。

  后来,他又托我找本校专升本的题库,诸多形迹表明这次来人一定非她莫属了。

  真真正正是我辈应该学习的楷模。

  升上了大二,我当上了学生会副主席,易也离开了,去了很远很远的美国。

  

  至此,我的红尘路,开启了

  尽管你表现得对我多么体贴,我的心还是不为所动;尽管你找了那么多的说客,我还是无动于衷;尽管你把好话说尽,我还是选择离开。